毕业生的蚁族生活囧状_心理

栏目:教育 来源:重庆新闻网 时间:2021-09-11
毕业生的蚁族生活囧状_心理 “大学毕业,我真不想离开北京。房价上涨买不起房子,租个房子首先解决一下栖身之所总可以吧!”女朋友不想离开北京,这样的话,我不知听过多少遍。  女朋友说得对。“我们目前买不起房子,但我们可以暂时去租房。”“先找个着拿着两千多元工资的工作,维持一下简单的生活总可以吧。”我这也这么想。为了不让女朋友失望,我也下决心在北京发展。那好,我们就先找个落脚点吧!  听一位学兄说,今年上半年,北京房租价格同比上涨超过20%到60%。据他所知,唐家岭的房租比较便宜,但唐家岭的搬迁改造工作已经启动。中关村房子租金每月只有27元/每平方米,租60平米房子,租金也只有720元。想起学兄的话,我和女朋友决定到中关村去看一看,渴望在那里寻找到好运气和我们心中的愿望。  走进中关村,大批房屋租赁广告随处可见。但是租金价格不是学兄说的那样,我所走过的地方,这里最低的价格也要32.5元/每平方米。一位房东告诉我,她的房子只有80平米的房子,租金每月2600元,如果我们需要租的话,必须一次性付清一年的租金。说实在话,这套房子既简陋又破旧,里面只有一张木板搭成的小床铺。我和女朋友都没有看上眼,何况我们一次性也拿不出这么多钱。不过,这房子离中关村第二小学确实比较近,有小孩的年轻夫妇租住这套房子,应该说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女朋友说,“北京的城市这么多大,我就不相信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我和女朋友的想法一样。听说马连洼那里的房租很便宜,我们考虑到目前的经济能力,便决定在距离市中心30多公里的马连洼租用个房子。  来到马连洼一家房屋中介,这里还真的很热闹。七八个人在那里2500元、3000元、3500元地交涉着。“我们看了房,就可以签一年的合同,至于租金你不必担心。”一套喊价2500的房子最后被抬高到3400元。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们也是租房的。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与房产中介代理在讨价还价,房产中介先将他们的房子承租下来,然后再找我们这样的客户整租出去。  旁边一位租房的女士告诉我,新政调控,购房者观望,买卖成交量几乎为零。买房的人少了,加上老城区改造拆迁,租房的人自然就多了。这些房地产中介囤积房源后,然后发布信息,以高价转租。这不只是我们这里有这种情况,听说许多城市也发生这样的现象,房租也普遍上涨。  据了解,今年以来,北京市套均租金达到每月2792元,已经超过去去年应届毕业生的月平均工资2492元。像我们这样的应届毕业生,住一室一厅这样的房子根本没有能力承受这么高的租金。为了解决燃眉之急,最终,我们找到了同学小毕和他的女朋友,我们一合计,大家都同意在马连洼合租一套三居室,平均每人承担600多元的房租。  中国房价就是这样的残酷和现实。就是小白领沦为房奴的人也是不尽其数。就别说我们这些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了。现在连租套房子都租不起,买一套房子更不知何年那月。哎,我们这些大学生蚁族真的不容易,好辛酸、好无奈啊!北京中医脑科专家预约挂号服务得抑郁症的人最怕什么女性卵巢早衰北京治肿瘤好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