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和配角

栏目:互联网 来源:重庆新闻网 时间:2022-08-06

主角和配角

主角和配角

在这座城市的街头,我曾不止一次地看到过这么一个人:5十岁上下光景,皮肤黝黑是邋遢而至,脸上、脖子上、手上、手臂上,满是污垢,遮住了耳根和颈部的乱发上,总会粘着些许纸片、草屑。胡子和头发一样乱,估计已有很长时间没去打理了。——一个精神病人。所有看到他的人都这么认为。

这固然是不会错的。不但从他的外貌,单从他的穿着和举止,也明显看得出来:他的身上斜披着一块差不多已经褪去了本质的大红广告用布,腰间还系着一根深绿色的绸带。他的脸上涂满了戏剧油彩,乃至还涂上了口红。最显眼的,便是他的一头乱发上偏偏爱插上一朵花。这朵花大约是在街头的小公园里随手采来的,或红、或黄、或紫。

他常在桥头、公交站台、超市门口这类地方活动。说是活动,其实是自演自唱。一会儿演阿庆嫂,一会儿唱李铁梅,一会儿又成了玉堂春,没个闲儿。他的表演极为投入,煞有介事。如果他觉得身边没了听众,就会满大街乱跑,眼中根本就没有车辆,没有红灯。

哪能让这种人在城市乱来?很多人提出意见。

相干方面都曾管过。但管不了。有人解释。

后来,我还是陆续得到了关于他的一些信息:这位老兄本来是邻县一家剧团的配角演员,专门饰演战士甲、土匪乙、衙役丙、打手丁之类的角色。他不甘心演配角,一直企盼着演主角,而且是女主角。他找领导,要求改演旦行,无论是花旦、刀马旦,或老旦,甚么都行。领导呢,肯定是婉言谢绝了。一次又一次,不知怎的,他就有了精神病。

我没空去想他,后来干脆就忘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没再看到他。

上个月,我去了市内一处新建成的园子。这里有鲜花、有芳草、有假山、有曲径,还有喷泉。园子里,人们在抖空竹、放风筝、打太极拳、舞木兰剑,悠然自得。在1处带有遮阳棚的平台上,我发现有一群票友正在演唱京剧。这本不稀奇——哪一座城市的公园里没有热情的戏迷朋友在活动?使我感到意外的,却是那位正在演唱的人。我差一点儿叫出声来——这不就是那位旦迷(姑且这么称之)老兄吗!

老兄已完全改了样子。头发理了,胡子刮了,皮肤白净了许多。穿着,也和寻常人相同。他正在演唱同志们杀敌挂了花,沙家浜就是你们的家依然是那么投入,依然是那末忘情。我停住脚步,开始了对他真正的凝听和视察。他那身段虽然不敢恭维,但唱腔居然还像那么一回事。比之专业演唱,他肯定是差的,但比之业余爱好者,大约还算是可以的。

一段唱罢,周围响起了友善的掌声。

围坐的人中间站起了1名六十开外的老者。老者鹤发童颜、慈眉善目,还没有开言,已满脸含笑。他说:下面,请我们的主角继续为大家演唱梅派名剧《凤还巢》中的一段,大家欢迎!

我注意到,老者在提到主角两字时,声调是刻意加重的。老兄在听到主角这两字时,表情是异常愉悦的。

掌声响起,音乐奏起,日前领了严亲命,命奴家在帘内偷觑郎君老兄又有滋有味地唱开了。

我很是称奇,不知老兄缘何会进化成这般模样。一位熟习的朋友对我说:看到刚才那位老者了吗?——是他师兄,一个演了一生配角的师兄。师兄退休了,到这里寻着了他,照顾了他。师兄说了,他的病其实其实不难治,很简单,满足他就行!

那一刻,我被深深地感动了,是为了那位演了一生配角的师兄。直到退休了,还在无怨无悔地为他人当着一名绝不起眼的配角。

北京干细胞抗衰老机构北京手术无精费费用干细胞对私密保养美容的危害干细胞治疗卵巢早衰哪家医院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