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传记:世界大战

栏目:军事 来源:重庆新闻网 时间:2020-07-21

  资本主义列强多年来就已经准备着一场世界大战,对世界进行一次新的瓜分。秘密的军事条约已经签署了,进攻的计划拟定了,大批的武器与军火已经储备起来了。
1914年7月28日,奥国向塞尔维亚宣战,8月1日,德国向俄国、以后又向法国宣战。8月4日,英国向德国宣战,而在大约一周内,几乎整个欧洲都卷入了战争。
一场血腥的屠杀开始了,在这场屠杀中,千千万万的工农成为资本主义列强间重新瓜分世界的牺牲品。
列宁多次地指出世界大战的迫近。他已拟出了战争爆发时工人政党的策略。在国际大会与会议上,他多次要工人群众注意到战争的危险,注意到必须在军队中进行革命工作和使无产阶级作反战斗争的准备。
当战争爆发的消息第一次传到波罗宁(加里西亚的一个小市镇,当时列宁住在那里)时,列宁就迫切地等待各工人政党对于已经开始的这场屠杀的反响。他担心机会主义分子、第二国际的领袖们会出卖工人阶级。报上的电讯果然证实了他的担心。
列宁对于革命的无产阶级政党所该走的路线看得十分清楚:对战争与资产阶级政府不要给予任何支持,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
奥国当局逮捕了列宁这个俄国人,他们怀疑他是间谍。
列宁被搜查时,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些统计图表,这些图表被当成是暗号。侦探汇报他在市郊散步,说“他爬上山去测量道路”。
交战各国的警察在资产阶级报纸上疯狂的文章的煽动下,眼睛里到处都是间谍了。军事法庭可以不经任何手续处置有嫌疑的以及他们所讨厌的人物。单是嫌疑就足以使一个人被判处枪决或私刑处死。
必须立刻设法营救列宁。住波罗宁的同志们打电报给他们所认识的奥国议会的议员,跟地方当局闹,要求马上释放列宁,并且想出了办法到监牢里去探视他。
监狱里有许多农民。列宁在法律事务方面帮助他们,帮他们写各种证词。他在那里立刻就受到了极大的尊敬,农民们都称他为“硬汉”。
有几种报纸设法送到了监狱里。当同志们(克鲁普斯卡娅以及其他同志)来探视列宁时,他详细地问他们各交战国社会党的行动。
列宁的案子在这时转到了军事法庭。他被监禁了十一天。全靠俄国、波兰、奥国朋友们的大力营救才得到释放。
他立刻前往瑞士的伯尔尼。
列宁出狱时,第二国际社会党人的背叛行为全部暴露出来了。德国的社会民主党投票赞同政府发行战时公债。法国的社会党和他们的资产阶级站在一起;在其他国家里也发生同样的情形。社会党、职工运动的负责人、社会党的报纸都和资产阶级站在一起,成了资产阶级的拥护者。
尤其令人沮丧的是,许多在战前被认为属于工人运动左翼的社会党人(例如盖得)竟然也支持战争。
在第二国际中,机会主义已经得逞了。
列宁在抵达伯尔尼后的次日,便召集了那里的布尔什维克们。他宣讲了他的关于战争的提纲,这提纲是布尔什维克今后全部策略的基础。
在所有第二国际的领导人物中,只有列宁一个人挺身而出激烈反对社会党的普遍叛变,反对他们倒向资产阶级政府一边,反对与资产阶级和平共处的口号。只有他一个人指责对社会主义的这种叛变并呼吁继续无产阶级的斗争。
列宁指出,这次战争是一个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是一个为了夺取市场,为了掠夺别国的战争。为了资产阶级的利益,一个国家的工资奴隶被煽动来反对另一个国家的工资奴隶。赞同战争的一次投票就是直接出卖了社会主义。它表明第二国际已经破产了。这破产是由于机会主义分子的策略,他们放弃了阶级斗争而继续奉行向资产阶级妥协的路线。那些借口必须保卫祖国以拥护战争,而实际上是帮助掠夺的社会党人,已经站到资产阶级方面去了。
布尔什维克的口号是:宣传社会主义革命;号召士兵们不要把他们的武器指向他们自己的弟兄,交战国的无产者,而要指向他自己的资产阶级政府;要进行无情的斗争反对沙文主义,反对背叛了社会主义的第二国际的领袖们。
列宁这个提纲在这次会议上通过并且寄到俄国去。
列宁在到伯尔尼之后不多几天,便获悉普列汉诺夫的叛变。同大多数的孟什维克一样,普列汉诺夫已经成为一个护国论者,一个社会沙文主义者,就是说,他呼吁工人们在战争中拥护沙皇政府。不久以后,列宁特地去听了一次普列汉诺夫有关战争的讲演。讲演完毕,列宁是惟一报名要求辩论的人。他猛烈地抨击普列汉诺夫的立场并且详细讲解了布尔什维克所采取的立场。
在同普列汉诺夫决裂以后,列宁在瑞士几个城市里作了关于战争的演说。在这些演说中(以及在给党的同志的信件中)他详细阐述了他的论点。他说,最重要的事,是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大规模宣传这一口号是必要的。为了革命的成功,必须促使本国的政府在这次帝国主义战争中失败。必须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反对本国的民族主义,也就是反对保卫祖国等口号。
第二国际中,机会主义分子,那些力图使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妥协,并从而使无产阶级屈服于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革命的敌人,已经得逞了。这些阶级调和论的信徒们现在是直接站到资产阶级一边去了。他们变成了社会沙文主义者。
他们把社会主义空谈当做幌子,事实上却成了资产阶级政府的忠实仆从与支持者。他们开始助长战争,并且比以前更凶猛地反对无产阶级的革命运动。
列宁写道:“在一切国家里资产阶级都为自己产生、养育和保全了一个社会沙文主义者的‘资产阶级工人政党’。”①在同社会沙文主义进行斗争时,列宁也激烈地抨击那些考茨基与托洛茨基式的“社会主义者”,他们站在“中央”,就是说,他们装成超然于革命的社会民主党与社会沙文主义者的样子。中派主义者躲在革命的词句之后,假装反对他们本国的政府甚至反对战争。但实际上他们支持社会沙文主义的全部政策,帮助他们欺骗工人群众。中派主义者同样也是资产阶级的帮凶。
列宁写道:“机会主义分子是公开的祸害。考茨基领导的德国‘中派’是伪装得巧妙的、暗藏的祸害,它蒙蔽工人,搅乱了他们的精神与良心,是最危险不过的。”
在此时写的信中,列宁说:“考茨基是最虚伪、最令人作呕、最有害的!”“现在我憎恨与鄙视考茨基比对其他任何人都更甚:他是一个邪恶、可鄙、洋洋自得的伪善者。”
在俄国,布尔什维克党的行动是和普遍的叛变与出卖完全对立的。还在列宁的提纲到达以前,彼得堡委员会就已经散发了一份传单,上面有这样的口号:“打倒战争!”、“以战争反对战争!”中央委员会也散发了一份同样精神的传单。
杜马中的布尔什维克党团反对战争。从列宁那里收到的宣言提纲由布尔什维克的代表们进行讨论并且得到中央委员会的一致赞同。因此,在这紧要关头的日子里,俄国国内和国外的布尔什维克是完全一致的。列宁的追随者与同志坚定地高举着革命的、布尔什维克的旗帜。布尔什维克党是第二国际中惟一忠于工人阶级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党。
收到了俄国国内的中央委员们的复信之后,列宁起草了用中央委员会名义发表的对战争的宣言的最后定稿。但要发表这个文件并非如此简单的。党的经费一共只有一百六十法郎了。没有纸张。找一家印刷所也困难。列宁亲自来办理这件事情。列宁依靠他天生的精密,计算出用几号字排印可以省一些纸张,版式如何,应该印多少份等等。
《社会民主党人报》第33期终于出版了,上面就刊载着宣言的全文。宣言还单独印了出来。
“变现代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是惟一正确的无产阶级口号,这个口号由巴黎公社的经验所提供。”①这是宣言号召的主要内容。
宣言指出,第二国际的破产也就是机会主义的破产。
“无产阶级的国际没有灭亡,也不会灭亡。工人群众定将冲破一切障碍,建立新的国际。”②多年来列宁对第二国际领袖们所作的斗争已进入决定关头了。正如列宁已预见到的,第二国际的领袖们出卖了工人阶级与革命。同第二国际分裂并把国际无产阶级的革命力量团结在一个新的组织里是必要的了。
列宁是早已准备好同第二国际分裂的。他知道,只有跟调和分子与机会主义分子、资产阶级的走狗与奴仆彻底决裂,才能把世界无产阶级的革命力量团结起来。正像布尔什维克党曾经和孟什维克分裂一样,因此它也必须同其他国家工人政党中的机会主义分子分裂。
他说:“……但我们是革命者,我们不能悲观失望。我们不怕分裂。相反地,我们承认有分裂的必然性。我们要向群众说明,为什么分裂是必然的和必需的,我们号召群众进行反对旧党的工作,投入群众性的革命的斗争。
在各国社会主义政党分崩离析时,只有俄国的布尔什维克不怕威胁,公开反对他们的政府,没有成为普遍的“爱国”
狂热的牺牲品。沙皇政府对布尔什维克进行残酷的报复。杜马中的布尔什维克党团被捕了。代表们受到了军事审判和死刑的威胁。在几个月的监禁以后,他们受到法庭的审讯。
审判时,工人代表彼得罗夫斯基与穆拉诺夫发表了揭发沙皇政府的演说,然而和杜马党团一同被捕的加米涅夫却可耻地畏缩了,他想证明他并不同意中央委员会而是一个善良的社会爱国主义者。关于这次审判,列宁写道:“由于审判的结果,俄国工人的阶级口号现在已经传送到最广大的群众中去了。”同时他斥责了加米涅夫在审判时所采取的背叛立场。
当孟什维克、社会革命党以及其他冒牌的社会主义者对沙皇政府给以各种帮助,宣称战争不可避免和必需的,并呼吁民众“保卫祖国”的时候,布尔什维克却继续他们反政府的斗争。
很多积极的布尔什维克被捕并被流放了。斯大林从国外回来后立刻被捕(1913年),并被流放到沙俄最差的地方土鲁汉斯克区。
但是,尽管有这种迫害,一切有阶级觉悟的俄国工人在战争后的头几个月里就聚集在列宁口号的周围。
沙皇政府与资产阶级报刊的任何努力都无法在无产阶级与布尔什维克党之间打进一个楔子而把前者争取到“爱国者”这方面来。
列宁的口号为工人阶级指明了走向胜利的真正道路。列宁知道自己是正确的,布尔什维克的口号一定会胜利。他说:“我们人数少不碍事,千百万人将会和我们在一起。”
在整个战争期间,列宁都住在瑞士。他从那里通过许多的论文、书信与谈话,指挥布尔什维克的全部革命力量团结起来。列宁热情地坚持自己的工作,他对布尔什维克理想的完全胜利,从不怀疑。
在每一期的党中央机关报《社会民主党人报》上,列宁都撰写论文,阐明布尔什维克对战争以及对无产阶级所面临的任务的见解。他同国外的布尔什维克,同国际社会主义运动中左翼的代表们进行广泛的通信,坚持不懈地解释与阐明布尔什维克的观点。在他给李维诺夫、别尔津与柯伦泰的信中,他指示他们在国际社会主义者的会议上对战争问题应当讲些什么话。
他坚持不懈地领导分布在全世界的布尔什维克。他手里掌握着联系反对战争的个别革命者与革命组织的一切线索。
各地的革命者都知道,在瑞士的山区中,住着伟大的无产阶级领袖,他密切地注视着时事的推移,坚定地领导着无产阶级新的革命斗争的准备工作,不断地同工人阶级的一切叛徒与内奸作斗争。
列宁百折不挠地努力把每一个没有追随第二国际机会主义分子的优秀的社会主义者争取过来。对于他所希望争取到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方面来的同志,列宁是不吝惜时间与他们长谈的。
列宁特别关注社会主义的青年。在1915年于伯尔尼举行的社会主义青年国际的成立大会上,布尔什维克所提出的国内战争的口号,甚至最进步的青年代表也有些不易理解。
他们不赞同布尔什维克,但是列宁并没有放弃希望。他知道,年轻的一代,较少受社会沙文主义的影响,可以争取到他这一方面来。他保证布尔什维克党对新成立的青年国际给予支持。他开始用长时间的讨论与个人的谈话纠正青年运动的领袖们的政治路线。他在谈话与通信中批评他们的错误。
青年运动的一位领袖明岑堡(他在列宁影响之下成了共产党员)说:“他的批评从未使我们不高兴,我们从没有觉得自己是受了指责。而即使他把我们批评得极为严厉的时候,他也总是在我们工作中找出一些值得赞扬的地方。这种鼓励最有效力,使我们能够以比过去更大的热忱去从事工作。”
青年运动以及它的苏黎世国际执行局的革命化都是在列宁的直接影响与领导下完成的。在瑞士社会民主党大会上,青年的代表拥护列宁对战争的态度。
列宁对于那正在进行反战斗争(虽然是畏怯地、不大热心地)的国际妇女运动也给以指示和政治上的领导。当一个妇女代表会议在大战期间在瑞士开会时,列宁派了布尔什维克党的几个代表去参加。这些代表在那里发言维护了布尔什维克的立场。他亲自同到会的许多代表谈话,向她们阐明他的见解。
为了加强布尔什维克的力量,列宁不顾战时各国间交通的一切困难,在1915年春天在伯尔尼召集了一个布尔什维克外国支部的会议。这次会议显示,布尔什维克是坚定地团结在列宁所提出的口号的周围的。
会议指出了建立工人政党秘密组织的必要性;它主张和资产阶级订立的一切协定都要完全废除,要鼓励各战线上士兵间的友好往来,要支持群众的革命活动。
决议看到第二国际已经完全破产,因此它号召在同社会沙文主义分裂的基础上建立一个第三国际。
在列宁指导之下起草的伯尔尼会议的决议,成为团结全世界布尔什维主义信徒的一个基石。
1915年秋天,意大利的左派提议召集一个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的国际会议。列宁抓住这个提议,在瑞士的齐美尔瓦尔得召集了一个各革命组织(它们都是在不同程度上反对第二国际的政策的)的代表会议。
列宁完全清楚,在会议上会有中派分子,但是他认为应该利用这个国际会议来宣传布尔什维克的主张。
大多数参加会议的人抱着不坚定的动摇的态度,但是列宁还是做到成立了一个左派集团,这个左派集团采取了——尽管并不充分——革命的口号。会上在以列宁为中心的左派和大多数代表之间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尽管会上只有少数代表追随列宁,但他们还是有助于团结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
不顾沙皇的迫害,俄国的布尔什维克(特别是彼得堡的委员会)开展了紧张的地下活动。列宁在《几点纲要》这篇文章里对这种活动作了总结,他还在文章里谈到了俄国社会民主党的当前任务。
最主要的工作是加强和扩大在无产阶级中的社会主义活动,支持那已经开始的罢工运动的领导。列宁写道:“俄国无产阶级的任务就是要把俄国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进行到底,以掀起欧洲的社会主义革命。”①列宁在1915年秋天指出:“现在我们又重新走向革命。”②各国的资产阶级政府以为战争会在未来的一个长时期内扑灭任何一个和每一个革命运动。第二国际的领袖们千方百计地想使无产阶级顺从于资产阶级的意志。整个资产阶级的报纸极力鼓吹工人的爱国主义。但是在这疯狂的沙文主义的年代,列宁却天才地预见到革命即将来临,他勇敢地和满怀信心地为了无产阶级的胜利而进行准备。
这才是群众的真正领袖,他能够正确地预计阶级力量的对比、群众对斗争的准备,并且能够预测历史的发展进程。
1916年年初,列宁从伯尔尼迁到了苏黎世。他和克鲁普斯卡娅住在鞋匠卡墨列尔家的一间房子里。这间房间并不是很舒服的,而且这所房子里住了很多人。克鲁普斯卡娅回忆说,卡墨列尔一家是持有国际观念的,有一次卡墨列尔的妻子竟然喊道:“士兵们应该掉转枪头去反对他们本国的政府。”克鲁普斯卡娅说,“从此以后伊里奇对于任何建议搬家的话都不想听了。”他们在这所房子里一直住到他们回俄国的时候为止。
列宁和克鲁普斯卡娅所住的房间既狭长而又阴暗的。沿一边墙壁摆放两张床。沿另一边墙壁放着列宁工作的桌子。
还有一只小炉子是供取暖和做饭用的;克鲁普斯卡娅自己烧饭。
1916年4月,在列宁的倡议下,布尔什维克在昆塔尔召集了第二次国际会议。列宁在这次会上团结了比齐美尔瓦尔得会议时多得多的拥护者。这样,列宁渐渐为第三国际的成立铺平了道路。
帝国主义战争已经导致了一个完全新的世界局势。它清楚地表明,资本主义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必须把世界历史中的新阶段作一个分析,借以决定无产阶级政党的策略,并且指出无产阶级革命迅速发展的必然性。
1914年秋,列宁就已经对有关帝国主义的文献作了广泛的研究。1916年年初,他开始撰写他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为了这本著作,他参考了好几百种外国文字的书,做了大量的笔记。他的准备工作和草稿一共写了三本。每一本讲帝国主义问题的书或刊登在欧洲报刊上稍为重要的讨论帝国主义的文章,他都没有忽略过去。
在这本书里,列宁指出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了它的最后的、帝国主义的阶段。那将会给无产阶级带来胜利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时代已经到来。帝国主义是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在帝国主义国家中,集中的大规模的企业(托拉斯、辛迪加等)起着主要的作用,这些企业完全统治并且垄断了个别的工业(例如,石油、化学以及煤矿辛迪加等)。在这些国家里,金融资本(它是由于工业资本和银行资本的结合而出现的)是至高无上的。帝国主义国家把资本主要地输出到落后的国家与殖民地去,用各种方法剥削它们。在世界经济中,工业家的组合出现了,它们瓜分了世界市场。整个世界都被各帝国主义国家分割了。帝国主义战争的爆发就是因为它们想重新瓜分世界。
列宁指出,帝国主义者怎样在腐化工人阶级上层分子上以及怎样在分裂工人阶级运动上得逞。他指出考茨基之流的人物如何掩饰帝国主义的矛盾而为资产阶级的利益服务。
列宁这本书指出,“帝国主义把资本主义的矛盾发展到了最后的界限,到了极限,超过这个限度,革命就开始了。”
(斯大林语)因此,由于这部理论著作,列宁给了无产阶级一件新的武器,证明在最近的将来必然会爆发一次社会革命。
列宁清楚地看到无产阶级革命的即将到来,因而越来越多地考虑到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问题。他认为,因为资本主义在各个国家的发展速度不同,发展不平衡和带间歇性,社会主义在一个国家内得到胜利是完全有可能的。
列宁写道:“社会主义可能首先在少数或者甚至在单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内获得胜利。这个国家内获得胜利的无产阶级既然剥夺了资本家并在本国组织了社会主义生产,就会起来反对其余的资本主义的世界,把其他国家的被压迫阶级吸引到自己方面来,在这些国家中掀起反对资本家的起义,必要时甚至用武力去反对剥削阶级及其国家。”①这条理论成了列宁学说的中心论点之一。列宁在阐述这一思想时指出,第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或许在作为帝国主义锁链中最薄弱的一环而革命运动又发展得特别有力量的国家里发生。所以,在帝国主义时代,甚至在一个较为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里,社会主义的胜利(在一定的条件下)也完全是有可能的。
列宁这一理论向俄国以及其他国家的无产者指出,他们的胜利是不远了,社会主义是快要实现了。它光辉地预言了全世界无产阶级斗争事实上走过的那条发展道路;它预见到社会主义将在俄国取得胜利。
甚至在1915年,孟什维克的托洛茨基就已经反对列宁关于资本主义的不平衡发展、在最薄弱的一环破坏帝国主义阵线的可能性,以及在一个国家内社会主义革命胜利与建立社会主义的可能性的提纲。
后来,托洛茨基反对派、季诺维也夫派以及各种机会主义分子猛烈反对列宁这些提纲。斯大林不但发展了列宁关于在一国内建立社会主义的理论,不仅维护了这个理论以反对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分子,并且把这个理论胜利地实现了。
1916年年初列宁写道:“社会主义革命可能在最近的将来爆发。”①列宁为俄国描绘的未来形势是这样,无产阶级将以最大的牺牲精神为建立共和国而斗争,它将把农民也拉到斗争中来,为没收地主土地以及为彻底推翻沙皇制度而斗争。无产阶级将很快利用对沙皇制度的这一胜利以便同欧洲无产阶级结成联盟而进行社会主义革命。
在列宁根据对事实的审慎研究而得出这些预言之后的一年多的时间,他的计划在俄国完全实现了。
列宁在详细分析了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后指出,它不是一个单独的斗争而是斗争的整个时代,即革命与革命战争的时代。社会主义革命将是无产阶级和一切被压迫民族的斗争。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帝国主义列强的民族战争也将发生;这种战争将由被压迫国家进行来反抗他们的帝国主义主人。这个斗争将会削弱帝国主义。
这些为列宁所详细规定了的、无产阶级在战争与革命时代的策略,以及这些他所阐发的理论纲要,都受到一些假左派(布哈林、皮达可夫)的反对。他们的立场本质上是托洛茨基派的立场。布哈林与皮达可夫否认民族自决权,不懂得民族解放运动在帝国主义与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极端重要性与不可避免。这些见解,如果付诸实施,就等于说准备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的无产阶级,要把它的同盟者农民和被压迫民族排除在外。布哈林与皮达可夫反对列宁提出的“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和“使‘自己的’政府在帝国主义战争中失败”这两个口号。列宁尽最大的努力反击这些机会主义观点。
在国家问题上,布哈林也暴露了半无政府主义的观点。
他否认在过渡时期中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而且,布哈林派企图树立它自己的派别中心,并且力图和托洛茨基结成同盟。
在许多讲演与论文中,列宁对布哈林派的反马克思主义的错误作了细致的分析,形容他们的立场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讽刺”。
季诺维也夫对布哈林—皮达可夫派的伪善行为是值得注意的。
当列宁要求中央委员会执行一条完全独立的路线并认为它必须同皮达可夫与布哈林所出版的《共产主义者》脱离关系时,季诺维也夫表示同意,却又背着列宁同机会主义者施略普尼柯夫通信,以便让他对列宁施加压力并且说服列宁对他让步。列宁认为季诺维也夫这种两面派行动是“放弃了我们的全部政策”。
因为革命一胜利,无产阶级国家的问题就会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而且这问题在有些布尔什维克中间引起了动摇,列宁于是开始重新阅读马克思与恩格斯所有关于国家问题的著作,以便能确定布尔什维克对这一问题的立场。他重读了他们关于巴黎公社的著作,作了笔记与摘要。几个月之后,这些摘要形成了《国家与革命》一书的基础,这本书把苏维埃国家所应采取的形式介绍给了布尔什维克。
列宁期望着在近期爆发革命斗争,他要党准备进行一次新的革命。他注意着俄国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发展,并且给以具体指示,应当怎样争取群众,怎样去揭露社会沙文主义分子与中派。
在国际运动中,列宁与布尔什维克党仍然是少数。然而各国的革命力量已开始团结在他们的周围了。
第一次俄国革命表明,革命阶级的代表,在开始是无足轻重的少数,但很快取得了千百万人民的信任。为什么?“因为这少数人真正代表这些群众的利益,他们相信即将来到的革命,他们准备全心全意为革命服务。”
列宁清楚,布尔什维克的理论代表群众的利益,因此必定会胜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