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种方法2分种轻松减压

栏目:时尚 来源:重庆新闻网 时间:2022-05-11

多种方法2分种轻松减压

畸形的婚姻

李知老实、勤奋、聪明,深受同事和领导的好评。只是他从小营养不良,身材矮小,又没有万贯家产,在同龄人成双结对纷纭成家立业时,他还形单影只。好心的师傅为他介绍了农村姑娘彤霞。

彤霞虽然从小长在农村,但她皮肤白净,长得也漂亮,打扮一番跟城里姑娘没什么两样。李知一见面就被彤霞的俏样子感动了,彤霞也喜欢上了李知这个厚道的城里人。有人说,彤霞是屈嫁了其貌不扬的穷光蛋;有人说,彤霞攀高枝进了城里人的家门……不管怎么说,两人高高兴兴进了洞房。

新婚的日子是美好的。红霞勤俭持家,10几平方米的小房让彤霞布置得井井有条,生活月月有余,在李知的记忆中第一次体会到了家的温暖。半年后,彤霞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作,他俩的日子过得更充实了。

彤霞适应了城里的生活,她与城里人相比没什么两样,但内心的自卑感使她忌讳别人说她是农村人。她羡慕花枝招展的“阔街坊”李姐。为缩小与城里人的差距,她用首饰和时装包装自己。渐渐地,彤霞喜欢攀比,贪图享乐,倾慕虚荣。开了眼界的彤霞开始对李知也产生了不满,她厌弃李知不够强悍,没有男子汉的英气;她怨李知工资低,不会赚钱;她恨李知老实,不油滑……李知在她的眼里已一无是处了。

彤霞变了。她抛弃了勤俭的本质,花钱大手大脚的,没等到月底,就把工资挥霍一空。李知一生气,工资不再交给她了,他亲自理财:彤霞的工资由她自己安排,李知的工资用来做家庭生活的一切开支。彤霞自己的工资哪够她的花消?三个月不到,彤霞就嚷嚷着要钱。后来,她为了得到李知的钱,竟想出了恶主张:每次与李知做爱都收取“服务费”。李知对她的行动很不高兴,可是红霞1撒娇,小鸟依人的模样,又使李知涌出一股怜爱之情,他宽容了她,对这也没太在意。哪承想李知的宽容等于纵容了她,有时她竟要李知先付钱,否则李知就别想碰她。李知的工资除生活费,哪够付几次“服务费”?当李知手里没钱的时候,彤霞就谢绝与李知过夫妻生活。这类非正常的婚姻生活延续了近一年,李知对彤霞的做法忍无可忍。他1看到彤霞伸手要钱的模样就作呕,他谢绝再给她“服务费”,彤霞也就谢绝与他同床,后来发展到不回家。李知对她完全失望了。

李知不明白,明明是夫妻为何却像妓女与嫖客一样?这哪还有夫妻的情份?他苦恼、烦躁,又不能与他人讲,他怕他人笑话。不会喝酒的他渐渐地学会了喝酒,每天喝得酩酊大醉倒床就睡,浑浑噩噩地打发着时光。他掉进了露阴癖的深渊

1994年冬季的一个寒冷周末,街上行人很少,李知穿过一个幽邃的胡同不宁愿地向那冰冷的家走去。这时候前面有个中学生样子的女孩,或许天太冷太黑,也许胡同太长太静,也许他的脚步太急太近,这个女孩明显地加快了步伐,还一边走一边向后看。她那恐慌的样子,不知怎的,让他想起了久违的阳具,并从心里涌上一种冲动。他急走了几步追上了那个女孩,取出自己的生殖器在那女孩眼前抖动。女孩被他突如其来的无理举动吓得左右躲闪,惊骇地逃走了。望着远去的女孩,他有一种痛快淋漓的愉悦感,他压抑在心头的愿望得到了极大的释放。

他找到了性欲宣泄的方法,他感到这比看彤霞伸手要钱的感觉美好很多。那次以后,他又故技重演了几次。但是每次愉悦以后,他又感到后悔,知道自己干了不光彩、不道德的事。他骂自己可耻,没有出息。他恨自己意志薄弱,不能自控。可是冲动上来他又没法控制自己。他尽可能绕道而行,不在晚上走那条使他失控的胡同。这样仿佛控制住了自己,可是有一次在黑咕隆咚的公共汽车上,他又再次失控。

那天晚上,他乘车回家。车上的乘客不多,他的对面坐着1名女士。街头昏暗的灯光一闪一闪地照在那位女士清秀的脸上,十分动人。他又一次没有把握住自己,不由自主地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此时那位女士没有注意到他的行为,他用脚轻轻碰了碰她。那位女士转过脸来发现李知的丑恶行动顿时尖叫1声,大骂他“臭流氓”。她的丈夫从后面冲过来,拳头像雨点一样向他砸来,并当众羞辱了他。随后,又把他扭送进公安局。

彤霞借机与他离了婚,房子也要去了。李知又成了孤家寡人,住进了单身宿舍。

一时,李知成了厂里的新闻人物,同事们对他议论纷纷:有人说别看他平时道貌岸然的,其实是个内心肮脏的伪君子;有人嘲笑他开辟了第三百六十一行……平时人人尊重的“李师傅”一夜之间成了“大流氓”。这种突变给了李知沉重的打击。

李知整日颓废地低着脑袋,他不敢重视人们异样的眼神和表情。特别是有的同事人前人后地嘲笑指点他,更让他无地自容。从此,话语不多的李知更加少言寡语。他躲避同事的谈话和视野,就连上厕所,他都尽量少去或等到厕所没人时再去。他怕别人看到他解裤子时的动作而引发不必要的讥笑,勾起他对那不堪回首的1幕的回想。有时他想起人们鄙视的眼光,竟冒出轻生的动机。一天,他在恍忽中出了工伤事故,右手缝合了5针。后妻使他重见阳光

在他人嘲讽李知时,有个女工却理解和同情李知,这就是李知的徒弟——小他10岁的张英。

张英来自河北农村,是个朴实仁慈的人。她的命运也很不幸,新婚刚刚半年,她的丈夫就被李知厂里的卡车轧死了。为了生计,她料理完丈夫的后事,就来到这个厂上班,做了李知的徒弟。她人很勤快,也很虚心,平时总是师傅长师傅短地向李知请教,李知也很喜欢这个徒弟。

自从李知出了那件不光彩的事后,女同事都躲得他远远的,只有张英还像从前一样没有轻视他,反而更加关心他。不管他人怎样说李知、看李知,张英仍然尊重他,这让李知非常感动。

李知出了工伤后,生活和工作都遇到了许多不便,张英不但独自完成生产任务,而且还尽可能照顾李知的日常生活,这令李知很过意不去。一天,当张英把一碗热汤面送到他眼前时,李知感动得眼睛都湿润了。他问张英,大家都躲着他,看不起他,为何她还要关心照顾他?张英这时候把憋在心里想对师傅说又没有机会说的话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她告知李知,她一进厂就看出他是个好人、老实人,她相信自己的眼光。李知出事后?她就想,师傅犯那事一定是有原因的。有心的她到书店里查找关于这方面的书,她找到了证明她看法的答案。她婉转地告知李知,他犯病的起因是婚姻不幸,缺少正常的性宣泄和满足渠道,导致性压抑。另外,还由于他是个性格内向的人,不愿与人交流,这又加重了他的精神压力,以致产生了不该产生的事,这并不说明他的品质有多么卑劣、败坏……张英的善解人意和婉转的话语,使李知感到心头热乎乎的,沉重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

那天,张英红着脸向李知吐露了埋藏在心里多时的倾慕之情,她还表示要帮助他克服这个毛病。她开导李知不要悲观,同事们的不理解只是暂时的。

其实,李知心里早已喜欢上了这个年轻、朴实、通情达理的徒弟,特别是他受轻视后,张英关心照顾他,使他更加爱她,只是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没敢向她表白。听了张英的一席话,李知十分感慨:眼前这个相貌平平却有金子般心灵的农村姑娘与徒有其表的彤霞是多么不同!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把将张英拉到怀里,俩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张英下决心要让李知走出窘境,她出面劝阻同事们对李知的不恭言行,保护李知的尊严。她在背地里劝导同事们说:“对身心极其痛苦的李知,不要再落井下石,我们拉他一把,就等于救他一命。”在张英的感化下,同事们渐渐地又恢复了对李知的尊重和友善,工作气氛又变得轻松和谐了。

有了张英的爱和同事们的理解,李知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勇气。1997年,李知和张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张英那细腻的柔情、甜蜜的话语、温柔的爱抚打消了李知的顾虑,荡起了他的豪情,他又尝到了天地交和的快感。和谐的性生活使李知心悦神欢,往日的压抑一网打尽,再不必寻觅其他方式去宣泄了。

人们看到李知那整洁的衣装,焕发的容颜,都说他像换了一个人。张英不但治好了他的疾病,还治好了他心灵的创伤。李知犹如重见阳光,心里浮出了一片晴朗的天空。李知对张英说:“我都不敢相信,那时我会做出那么荒唐的事。现在就是打死我,我也绝不会再做那种傻事了。”看到李知的“进步”,张英心里乐滋滋的。

其实,露阴癖是一种性心理变态。这类人因自己行动的失控而懊恼,因他人的鄙视而自卑,内心也十分痛苦。如果我们再以歧视、讥讽、谩骂的态度对待他们,无疑是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倘若我们都像李知的后妻张英那样,找出造成他们痛苦的缘由,关心帮助他们,减轻他们的心理负担,对症下药地改正他们的行动,那么“李知”们就一定会愈来愈少。

(以上内容仅授权独家使用,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本文由网友发布,本站仅援用以提供参考,不代表本站赞同文章的观点。如您认为本文在内容和知识产权上侵害了您的利益,请与我们联系。

实体经济杠杆率为251.2%干细胞真能治疗无精症吗中国批准的干细胞储存机构哪些人不适合打干细胞